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執業許可證號:311100005674563241
  • 內頁廣告
你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 征地拆遷系列

征地拆遷系列

安徽拆遷系列之——勝訴區住建局

2014年01月06日 19:31 來源:中國行政律師網_征收律師,拆遷律師,專利律師,商標律師

合肥市瑤海區住建局違法頒發拆遷許可證被確認違法

【基本信息】

 

案源地:安徽省合肥市瑤海區

案件類型:征地拆遷行政復議和訴訟

裁判結果:原告勝訴,被告行為被確認違法

代理律師:李小樂

一、案件背景

陶先生是安徽省合肥市瑤海區人士,其在該區土山路1號1幢10號合法使用房屋。2012年3月11日,在未達成補償協議、未履行任何合法手續且提前告知的情況下,一伙不明身份的拆遷人員突然出現,將該房屋強行拆除,室內物品盡毀,陶先生財產遭受重大損失。

陶先生找到了中國民告官第一品牌律所——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并最終委托了該所拆遷律師李小樂律師擔任維權代理人。

二、欲想批判,必先了解

“欲想批判它,必先了解它。”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李律師在簽訂委托協議后24小時內啟動了一系列的信息公開程序,并最終獲得了瑤建[2010]7號文件《關于同意樂水路(東二環路-廣德路)改造工程建設拆遷項目的批復》(以下簡稱《批復》)。

李律師隨即以陶先生的名義向瑤海區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復議,在復議過程中得知,合肥市瑤海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曾經以拆許字(2010)第17號拆遷許可證(以下簡稱“拆遷許可證”)的形式做出拆遷許可的具體行政行為,而陶先生的房屋恰在該拆遷許可證范圍之內。

三、虎口拔牙,困難重重

2013年1月22日,李律師以陶先生名義向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政府提起了行政復議,請求確認瑤海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拆遷許可證形式作出的具體行政行為違法,并撤銷該行政行為。李律師指出,住建局的具體行政行為實體和程序均違法,未按照法律規定盡到審查義務,侵犯了申請人陶先生的合法權益。住建局則辯稱,復議機關應當駁回申請人的復議申請,理由是被申請人作出拆遷許可并發放《房屋拆遷許可證》具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申請人申請復議的事實與法律事實不符,并且其申請行政復議已超過法定申請復議的期限。

區政府與區住建局一衣帶水,向區政府“告狀”無異于虎口拔牙。2013年4月19日,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政府做出了復議決定,維持了被申請人合肥市瑤海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以拆許字(2010)第17號拆遷許可證形式作出的拆遷許可具體行政行為。

四、對簿公堂,各執一詞

2013年5月11日,面對行政復議機關的維持決定,李律師毫不留情的向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訴訟,訴請依法確認住建局發放拆遷許可證的行為違法并予以撤銷。

案件不日開庭,庭審中,李律師義正言辭地指出,被告違法之處有四點。第一,《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第7條第1款規定:“市、縣人民政府房屋拆遷管理部門應當自收到申請之日起30日內,對申請事項進行審查;經審查,對符合條件的,頒發房屋拆遷許可證。”該條款明文規定,只有市、縣人民政府有權頒發拆遷許可證,被告瑤海區住建局并不是“縣人民政府房屋拆遷管理部門”。因此,被告無權作出行政許可,屬于越權行政。第二,被告提交的立項文件文號與用地批復、用地規劃許可證中的文號不一致,明確屬于立項和建設項目不一致。這意味著后期的建設項目根本沒有立項,確認違法毫無疑義。第三,被告沒有提交資金補償安置證明,違反了《條例》第7條第1款第5項規定。第四,按照被告提供的證據材料,可發現被告先發放拆遷許可證后有建設用地批準文件的事實。再次違反了《條例》第7條。

綜上,應當依法撤銷被告作出的拆許字(2010)第17號拆遷許可證。

面對條條“罪狀”,被告區住建局提出了如下的辯駁。一、原告主體不適格,1982年5月21日,原合肥鋼鐵公司把土山路1號1幢10號分配給原告居住,交付了住房通知單,該通知單注②規定:“對分配住房如有不住者,應將此單退回房管科。”現原告把住房通知單作為其對土山路1號1幢10號房屋享有使用權的依據,不能成立。二、原告無論是申請復議還是直接提起訴訟,均超過法定期限。2010年3月12日,被告作出拆許字(2010)第17號拆遷許可具體行政行為,同日委托紅光街道辦事處在被拆遷區域張貼拆遷公告。原告申請復議期限或行政訴訟期限應該自改日起算。2013年1月22日,原告才向合肥市瑤海區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復議申請。此時,原告無論是申請復議,還是直接向法院起訴,均已超過法定期限。三、被告作出具體行政行為,具有事實根據和法律依據。

根據行政訴訟法對庭審的要求,雙方在辯論環節進行了激烈的辯論,面對對方律師的辯解,李小樂律師聲如洪鐘、邏輯清晰、有理有節,結合法律事實和法律適用,指出了對方的錯誤。

五、正義天平,量出公正

根據最終下發的判決書,我們可以從中清晰地讀懂法院的思路。

法院認為,住建局依據《條例》的規定發放拆遷許可證,沒有超越職權;但是,《條例》第十三條第2款規定:“拆遷租賃房屋的,拆遷人應當與被拆遷人、房屋承租人訂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陶先生是房屋的承租人,該案拆遷人未能就拆遷補償與陶先生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后者有權就房屋被拆提起行政訴訟,因而原告主體適格。

其二,復議不是該案的必經程序,雖然復議超期,但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十一條的規定,“被告作出具體行政行為時,沒有告知原告具體行政行為的內容、訴權和起訴期限,起訴期限最長不得超過兩年。”涉案房屋于2012年3月11日被拆除,沒有任何人或組織告知陶先生訴權和起訴期限,其起訴期限應當是自知道被訴具體行政行為兩年內,故原告起訴未超過起訴期限。

其三,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十七條(六)項的規定,“被告提供的證據材料不能作為定案依據,應當視為具體行政行為在作出時沒有證據。”由于住建局在開庭時未能提供依據以作出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原件或是經與原件核實后的復印件,原告對復印件又不予質證,故而視為住建局沒有證據。

根據以上的考量,合議庭將該案上報了法院審判委員會。最終,考慮到涉案項目是為了社會公共利益,且現已完工通車,依據行政訴訟法可以不予撤銷被訴具體行政行為,經審判委員會的討論決定,瑤海區人民法院作出了確認被告合肥市瑤海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2010年3月12日作出的拆許字(2010)第17號拆遷許可具體行政行為違法,案件受理費50元,由被告負擔。

原告勝訴。

【點評】

行政訴訟的本質是一種有限度的司法審查。由于審查本身是一種追溯,而法律的核心目的又在于保證法律關系的穩定,因而審查的深度天然的具有“淺層性”,在一個法治剛起步或者說法治還不完善的社會中,這種深度每前進一小步,都是整個社會法治程度的一大步。我們常見的確認政府信息公開違法的勝訴,從整個案件的維權來看,其深度遠不如確認拆遷許可違法或者確認土地征收批復違法。因此,李小樂律師的這一次勝利,是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的一次重大勝利,是當事人的重大勝利,更是我國司法力量崛起不折不扣的一個證明。

【溫馨提示】

個案具有特殊性,請勿隨意模仿,以免耽誤維權時機,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如需咨詢,請撥打法律咨詢熱線:010-5158 1088     添加法律公益QQ:2822381466 , 2920320788 法律咨詢郵箱:bjshengyun@163.com  更多資訊請關注新浪微博:@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

 

 

【本網站案例所依托的案件均為本所代理,且編寫內容全部為本所律師及有關人員原創。未經本所書面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均不得以任何方式或理由對本所擁有版權案例的全部或部分內容進行使用、復制、轉載、修改、抄錄、傳播等任何侵權行為。一經發現,本所將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想了解更多的拆遷法律資訊,請關注我們的官方微信公眾賬戶“圣運律道”,關注“圣運律道”您將有機會獲得王有銀律師主編的?征地拆遷糾紛實務精解與百案評析?一書,心動不如行動,快快拿起你的手機來關注我們吧!

  關注方法:

  方法一:用手機打開微信點擊“朋友們”點擊“添加朋友”點擊“搜號碼”搜索“bjshengyun”點關注。OK!

  方法二:用手機打開微信點擊“朋友們”點擊“添加朋友”點擊“查找微信公眾帳號”搜索“圣 運律道”點關注。OK!

  方法三:用手機打開微信點擊“朋友們”點擊“添加朋友”點擊“掃一掃”把掃描框對準圣運律道二維碼(左側圖片),點擊關注。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