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執業許可證號:311100005674563241
  • 內頁廣告
你當前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征地拆遷理論研究

征地拆遷理論研究

“強拆是拆遷公司實施的!”最高院:這不是逃避責任的借口!

2019年11月18日 09:47 來源: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實踐中,拆遷方有時以城市資產管理公司的名義委托相關拆遷公司實施強拆,事后宣稱自己不知道發生強拆,也未參與強拆,導致拆遷戶面臨維權困境。

    今天,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王有銀律師結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判例為大家普法:拆遷公司實施強拆,不是拆遷方逃避責任的借口!


【維權困境】

    以城市資產管理公司的名義委托相關拆遷公司實施強拆,常讓拆遷戶陷入兩大維權困境:

第一,難以確認起訴對象。拆遷公司實施強拆,時常枉顧拆遷程序,手段“簡單粗暴”。

    在實踐中,拆遷公司通常不會自己實施強拆,而是委托一些“不明身份”的強拆人員具體實施,導致拆遷戶難以確定誰是真正的責任人,直接起訴行政機關易因無法舉證而敗訴,在最高院(2017)最高法行申1337號判例中,一審和二審法院都因拆遷戶無法證明是土地行政主管部門實施了強拆而駁回起訴。

第二,難以證明行政責任。城市資產管理公司、拆遷公司都不是行政機關,實踐中法院大多認為其只承擔民事責任,因此,極易將“違法強拆”定性為“民事侵權”。

    拆遷戶自身調查能力有限,不能查明公司與行政機關之間的委托關系,提起行政訴訟極易敗訴,提起民事訴訟也會面臨舉證難、執行難等問題。


【裁判精神】

    面對上述困境,拆遷戶應該怎么辦?最高院(2017)最高法行申1337號判例明確了兩條裁判精神,拆遷戶可以援引維權。

第一,合法建筑拆除應首先推定為由行政機關實施。判例認為,依據我國土地管理法律、行政法規以及司法解釋等規定,征地拆遷全過程均系行政職權行使的過程,即便是相關公司實際承擔了征地拆遷的相關工作,也不能認為其取得了獨立的實施征地拆遷補償安置的主體資格,其實施行為的法律責任應當由土地行政主管部門承擔。
   
    “總而言之,在經依法批準的征地過程中,因合法房屋被強制拆除引發的行政案件,土地行政主管部門應當首先被推定為適格被告;除非有相反證據或者生效裁判足以推翻上述認定。

    此種認定是依法組織實施征地補償的必然要求,有助于土地管理法律法規的統一實施,也有助于強化土地行政主管部門監督職責,更有助于整治強制拆除無人擔責的亂象。

    同時,因民事主體或基層群眾自治組織并無實施強制拆除的權力,如果其作為民事主體擅自以自己的名義違法強拆,侵害物權的,除承擔民事責任外,違反行政管理規定的,依法承擔行政責任;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摘自(2017)最高法行申1337號判決書

第二,以公司名義實施的強拆行為不宜認定為民事侵權。如前所述,征地拆遷全過程均是行使行政職權的行為。征地拆遷由有權機關具體實施,由有權機關代表國家進行補償,職權、義務、責任都應當歸屬于行政機關,不宜直接認定為民事侵權,可以提起行政訴訟。

    “但上述事實,并不表明城市資產公司應當以民事主體身份承擔強制拆除的法律責任,也不能因此就將行政性質的征收法律關系轉化為民事侵權法律關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規定,按照征地補償安置方案組織實施的行為,均為行政機關行使行政職權的行為,而涉及非用地單位的民事行為;被征收人所得到的補償,也是市、縣人民政府及土地行政主管部門代表國家進行的補償,而非用地單位的私自補償;相關集體土地權屬證書的收回和注銷以及其后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金收取等,也均是土地行政主管部門等的法定職權。”
——摘自(2017)最高法行申1337號判決書
   
    王有銀律師提醒,上述裁判精神的適用并不是沒有條件的,需要拆遷戶證明征地拆遷事項的存在,證明自己的房屋確實遭到了強拆。一方面要求拆遷戶注意保存相關證據,另一方面要在專業人士的協助下,通過信息公開等方式搜集相關證據,以達到最好的維權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