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執業許可證號:311100005674563241
  • 內頁廣告
你當前的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征地拆遷理論研究

征地拆遷理論研究

最高院發布典型案例指出“危房”強拆三大違法細節,你也在經歷嗎?

2019年11月18日 09:48 來源: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近來,以“危房”為由進行強拆,成為圣運律師維權過程中的常見情況。很多拆遷戶存在疑慮,“危房”的認定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自己的房子要被征收的時候作出了,是不是只能等著被強拆,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呢?

    今天,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主任王有銀結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典型拆遷案例為大家普法。


【基本案情】
    2010年,吉林省人民政府作出批復,同意對向陽村集體土地實施征收,王江超等3人所有的房屋被納入征收范圍,但就補償問題,遲遲未與拆遷方達成一致。2015年4月7日,經當地街道辦事處報告,吉林省建筑工程質量檢測中心作出鑒定,認定涉案房屋屬于“D級危險”房屋。同年4月23日,長春市九臺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對涉案房屋作出緊急避險決定,并將其張貼于涉案房屋外墻(但事后查明,涉案房屋處于無人居住狀態)。4月28日,區住建局對涉案房屋實施了強制拆除。王江超等三人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律師解讀】

    以上案例反映的問題比較典型,王江超等人的維權能否成功,有三個法律問題需要明確:

第一,在拆遷過程中,能否任意啟動危房鑒定程序?
    根據《城市危險房屋管理規定》的相關要求,提出危房鑒定的申請主體應當是房屋所有人和使用人。這也意味著,拆遷方無法直接啟動危房鑒定程序。當申請主體不符合規定的情況下,作出的鑒定結論也不具有合法性。


第二,被拆遷房屋成為“危房”,是否還要遵循征收程序?
    “危房”不是違法建筑,目前,也沒有法律法規將其排除在補償范圍之外。因此,一旦進入征收程序,即便被認定為“危房”,也應當給予補償,對其實施拆遷,應當按照征收程序進行,先補償,后拆遷。

第三,將決定貼于無人居住的房屋外墻,是否保障了拆遷戶的知情權?
    行使職權的過程中,行政機關要充分保障行政相對人的知情權,這是程序正義的要求。因此,作出相關決定后,采取有效的送達方式,確保相對人了解該行政行為的具體內容,至關重要。本案中,區住建局將決定直接貼于無人居住的房屋外墻,在有其他方式送達行政文書的情況下,采取了留置送達方式,明顯侵害了王江超等人的知情權。

    最終,法院正是從以上三個方面判定區住建局強拆違法,撤銷了其緊急避險決定。


【律師寄語】

    除了“危房”強拆,拆遷方還可能有一些其他的套路。拆遷戶要明確,法律規定了嚴格的征收程序,明確了先補償、后拆遷的征收原則。如果自己的房屋被納入征收范圍,在補償問題沒解決的情況下,拆遷方以各種理由強拆房屋,都可能是違法行為。拆遷戶要注意收集證據,及時委托專業律師協助,積極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