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_集團訴訟網

執業許可證號:311100005674563241
  • 內頁廣告
你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維權熱點

維權熱點

"運動寶貝"早教突然關門 家長維權討說法(組圖)

2015年07月27日 16:25 來源:集團訴訟網

                                                

    7月26日上午,在西安市太白南路羅曼公社小區外的門面房前,數十位家長聚集在一起,向一家早教機構討要說法。據家長們初步統計,截至26日上午10時40分,已經進行登記的有60位家長,尚未消費的課時累積達2100多課時,價值二十多萬元,而這家名叫“運動寶貝”的早教機構卻大門緊閉。

  “花4000多元,結果僅上了4節課”

  “我給1歲多的女兒花4085元買了48課時,孩子才上了4節課,這家早教班卻關門了。”上午10時許,抱著孩子參與集體維權的野女士說,當時她是和三個家長一起來報的,都買了不少課時,另外兩個家長的孩子,一個上了4節,一個連一節課還都沒上。

  王女士說,她給女兒買了80個課時,上了40多節課。女兒從三歲開始在這里上早教,現在4歲多,平常都是周末過來學習。大約兩周前聽說因為電路維修,不讓孩子再過來了。一周前再過來發現關門了,聽說是老板換了。

  張女士介紹,這家早教班采用會員卡銷售,買的課時越多價格越便宜,所以她找了好幾個家長合報,買了最大的課時包,花五六千元給女兒買了83個課時,現在還有50個多課時沒上。另外,這家早教班可以托管孩子,一個月1900元,可以托管孩子22天。她交了1900的托管費還沒有托管過,票據也一直沒給。

  一位細心的家長指著收費票據說,這個早教班給家長們開的收費單據上章子都不一樣,有的是“西安金貝兒母嬰服務有限公司”,有的是“運動寶貝國際早教西安南郊中心”,刷POS機繳費的顯示的商戶名稱則是“西安神州通物流有限公司”。

  家長周女士拿著幾張紙,上面詳細登記了家長們已購買但尚未消費的課時統計情況。截至26日上午10時41分,已登記的有60人,其中課時最多的為130個,最少的為4個。直接登記所買課時費金額的只占一少部分,最高的達6200元,最少的也有600元。所有登記的課時總計2100多個,價值二十多萬元。

  家長們說,在這里給孩子報名參加早教的,不僅僅是羅曼公社住戶,還有附近蘭喬圣菲、金泰假日花城、融僑馨苑、裕昌太陽城,以及電子城、高新區等很多小區的業主。上周五有十五六位家長打110報了警。當天參與報警的郭女士說,兩名民警到現場查看后,帶著幾位家長到轄區派出所做了登記,之后工作人員建議他們去公安雁塔分局經偵大隊反映情況,但過去后民警又建議他們去法院。現在,有近百名家長因此事而感到困惑。

  新舊老板交接不順,把消費者“晾一邊”

  華商報記者來到這家“運動寶貝”早教機構一樓,看到里面是一家商店,通過這里乘電梯才能到達“運動寶貝”,但電梯已經停止運行,旁邊的另一個門也緊閉著。

  商店老板張先生說,這個早教班剛換了老板,但交接過程似乎并不順利。原來的負責人姓田,自己去年12月從他手上租的房子,今年3月已一次性把房租交給他,交到了2016年1月17日。房東7月初把電斷了,聽說可能是因為換老板沒讓房東知道,而且“運動寶貝”7月份以后的房租也沒給房東交。新來的老板他見過面,曾找到他要房租,否則就讓他走人。他說明情況后,最近好長時間也沒見到人。家長們要求把沒有上完的課時繼續上完并不過分,但現在卻三方都不管,撂在那里。聽說田先生好像也是從別人的手里接過來的,最初的老板不知道是誰。

  羅曼公社小區物業工作人員盛女士介紹,“運動寶貝”租用的房子包括一層門廳在內共三層,面積960.79平方米,產權屬于開發商的。但根據其提供的電話號碼,一直未能聯系上相關負責人。

  由于26日是星期日,工商部門的電話也一直打不通。下午2時許,華商報記者將“西安金貝兒母嬰服務有限公司”的名稱輸入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后發現,該公司成立于2011年8月31日,登記住所在“西安市雁塔區太白南路33號東方國際大廈1號樓10311室”,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 ”。今年7月8日剛剛更換過法定代表人,姓名為“王××”, 而原來的法定代表人為“王×”,股東信息同時也進行了變更。

  “運動寶貝”一位工作人員透露,公司從2011年開始經營,已經4年了,主要給幾個月到4歲左右的孩子提供早教服務,特色服務主要有運動、創意、音樂等內容。她主要做銷售,課時費一節100元多一點,買多的話最低能便宜到85元左右。“今年7月初剛上了幾天課,房東突然把電掐了。領導通知我們休假一周,后來又通知再休假一周。我們已休假半個多月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上班,7月份的工資也不知該找誰要。休假前見了新老板一次面,當時開了個會,可能就在那個時候把法定代表人換了,原來的老板姓田。”

  經多方咨詢,華商報記者終于聯系到了姓田的負責人,但他只是表示“冤有頭債有主,事情出來了肯定得有人擔著。你找我沒用啊,有事找法人代表”,便掛斷了電話。

  律師觀點:法定代表人變更不影響對外承擔責任

  預付費的會員卡式促銷在當前非常普遍,一旦遇到換了老板后把消費者“晾一邊”的情形,作為消費者到底該如何維權?陜西法智律師事務所律師韓朝澤表示,由于這家機構的主體是公司,所以家長可以起訴該公司。而公司內部法定代表人的變更,并不能影響其對外履行義務和承擔責任。也就說,不管法定代表人是誰,都可以起訴。對于家長們的訴求,可以通過兩種方式來解決,如果家長愿意繼續讓孩子在這里參加早教,繼續履行合同就可以;如果不愿意,解除合同也可以。需要提醒消費者的是,對于實行會員卡銷售模式進行經營的商戶,一定要選擇聲譽好、實力強的,這樣風險才會更小一些。

  而市民蔡先生則認為,預付費的會員卡式促銷之所以流行,其實是消費者和經營者在各算各的賬。消費者在商家促銷宣傳下,覺得量多了價格便宜更實惠;但對于商家來說,提前把錢拿到手就掌握了主動權,信用差的老板甚至直接卷錢走人。所以到底誰能算過誰?想一想就明白。有一句話說得好,“拿在手里的銅比隔手的金子更值錢”。

  華商記者 馬虎振/文 蔡勇/圖

 
 
 


  作者:馬虎振 蔡勇